ldcf.net
当前位置:首页 >> 受刑 >>

受刑

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 必先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

名字不是行不行我姓罗名大鹏字远举,不错,我是罗大纲的哥哥。 有意思的是我弟弟占山为王,作为亲哥哥的我却高中进士,曾国藩居然是我的座师! 大家都不知道,饱读诗书的我其实最大的快乐居然是看到美丽的女人受到痛苦煎熬,我是一个不折不扣的...

在公开浣肠时,受刑的女犯全身赤裸着,在挟持下被强迫趴跪在示众台上,她的屁股将高高撅起,后方清楚暴露出来的gang门正对着为公开浣肠准备好的沙台,为了防止女人挣脱...

我给你烤的一段,这里很详细。 吊手指:就是用细绳或铁丝将女犯双手的大拇指捆扎在一起,悬挂在刑架或房梁上,然后将吊绑女犯双手的绳子慢慢地向上拉,最终使身体的重量全部落在两个大拇指上。这种刑法是很能折磨人的,常常两三分钟便会使受刑人...

又一个深沉的暗夜,降临在渣滓洞集中营。 风门边挤满了人,久久地望着那挂满刑具的刑讯室。夜风吹来,带着萧瑟的寒意。刑讯室前,魔影动荡,吆喝声不绝……风门边,偶尔有人不安地低语。 “又是半夜刑讯1 “徐鹏飞,朱介都来了。” “夜审谁呀?”余新...

“‘现在愿意说了吧?’魔影狂乱地移动着。‘不/微弱的声音传来,仍然是那样的平静。‘十指连心,考虑一下吧!说不说?’没有回答。铁锤高高举起。墙壁上映出沉重的黑色阴影。‘钉/人们仿佛看见绳子紧紧绑着她的双手,一根竹签对准她的指尖……血水飞溅…...

第 十 五 章 又一个深沉的暗夜,降临在渣滓洞集中营。 风门边挤满了人,久久地望着那挂满刑具的刑讯室。夜风吹来,带着萧瑟的寒意。刑讯 室前,魔影动荡,吆喝声不绝……风门边,偶尔有人不安地低语。 “又是半夜刑讯1 “徐鹏飞,朱介都来了。” “夜...

打板子、拶指、上天平架、跪火链

向来不大有人提起那方法(幽闭,对女性的宫刑),但总之,是决非将她关起来,或者将它缝起来。近时好像被我查出一点大概来了,那办法的凶恶、妥当,而又合乎解剖学,真使我不得不吃惊。——鲁迅《病后杂谈》 女子在中国古代地位的低下,常常使她们处...

23集,希望帮到你哦。

网站首页 | 网站地图
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www.ldcf.net
copyright ©right 2010-2021。
内容来自网络,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。zhit325@qq.com